中国学生托管的开创品牌--晋级教育!服务热线:4000 400 826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托管教育发展回顾
发表日期:2017-10-26 19:05浏览次数:5425
54.5K

托管教育发展回顾

   

1986年9月,在深圳市罗湖区桂园路的红围街,距桂园小学不到200米的一个约40平方米的出租门面房内,一个从山东来的工人家属李姐,开起了一个“托学所”,专门负责照管在桂园小学上学而中午无家长照管的30多名“双职工孩子”。据说,这是中国大陆最早的一个学生托管机构。这与台湾从1976年诞生了第一家安亲班比,仅仅晚了10年。应该说,这算是中国学生托管教育史的第一个脚印。

从此开始的中国学生托管业发展史,已经走过了30年的发展历程。此间据我断代,大体分为以下四个阶段:起步阶段;普及阶段;升级阶段;繁荣阶段。

一、起步阶段(1986年—2000年)。

此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后工业化步伐的加快,在北、上、广、深等一批工业发达的城市,“双职工”家庭的增多,至使这些在一口气干完八小时工作的孩子父母,无暇顾及正在上学读书的孩子。于是,在最早由单个人“把孩子托付给邻居某个好友”,变为了一群人“把孩子托附给专门的邻家退休大妈”。于是,由退休大妈“一个人照顾一群‘双职工’家庭孩子”的“小饭桌”,就这样出现了。

据说,开始的名称,深圳叫“托学所”,靠近台湾的厦门依台湾叫法为“安亲班”,上海叫“寄托处”,北京叫“小饭桌”。后来全国的名称,大多称为“小饭桌”。

此间的这类托管机构,主要存在于沿海经济发达城市和各省会。在这些地方的学生入托率,不是很高。据我了解的信息,在深圳这样的高度工业化城市,当年的入托率也仅在10%左右。全国其它城市就更可想而知了(但同期的培训班入班率,已达到了30%左右)。

二、普及阶段(2001年—2006年)。

进入21世纪,以小饭桌为主体的托管机构,在全国范围内兴起并普及开来。托管机构在全国的普及,是以下因素造成的。

1、是工业化程度的进一步提高,为托管准备了客户。

进入21世纪大部分中国家庭都出现了双职工现象,因为双职工要忙于工作,孩子放学后的监管,便产生了“家长缺位”问题。正是这个问题的出现,托管客户便产生了:放学后没大人管的孩子。于是,让孩子进入小饭桌,成为了一种社会需求。

2、是下岗工人的增多,为“小饭桌”准备了师资。

2001年,全国又进一步新增了下岗工人234.3万人,这么数量庞大的下岗工人极大地推动了社会服务业即第三产业的发展——生活逼着这些“没事干的人”,去干各种“没人干的事”。于是,过去社会人看不起的“侍候放学后小学生”的事情,便由一批下岗工人中的大伯、大妈担任,进而发展成小饭桌,再继而逐渐由小饭桌,演变为了一项托管服务产业。

三、升级阶段(2007年—2011年)。

中国经济的发展,在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个高峰,应是2007年。这一年中国共产党召开十七大,提出科学发展观,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上证指数首次突破6000点大关,达到10月16号形成的6124.04点的最高值。住房制度顺利实现货币化改革,为后来红火9年的中国房市经济火爆,奠定了基础……而到了2010年,中国的GDP首超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我认为,中国的学生托管业走向繁荣,从2012年开始。2011年12月28日,中国托管教育联盟成立大会暨首届全国托管教育高峰论坛,在湖北省襄阳市隆重召开。似乎以这个时间点划界,以后的时间即从2012年开始,意味着中国的学生托管业,开始走向繁荣。繁荣概念的体现,是为以下内涵:

第一、组织化的形成,体现了托管业的繁荣

过去的托管机构是没有组织的。而“中国托管教育联盟”的形成,则说明这个行业已经有了结社性的群体组织了。组织的形成,既说明学生托管在中国有了广泛的个体占有密度和数量,也说明其团结起来后又会促进这一行业的发展和壮大。这个组织的诞生,意味着中国学生托管业会走向更兴旺发达的行业繁荣期。

第二、品牌化的形成,体现了托管业的繁荣

实事求是地说,晋级托管应该是中国的第一个学生托管品牌。品牌是给拥有者带来溢价、产生增值的一种无形的资产,他的载体是用以和其他竞争者的产品或劳务相区分的名称、术语、象征、记号或者设计及其组合,增值的源泉来自于消费者心智中形成的关于其载体的印象。

而一个行业有否品牌,则是这个行业是否繁荣的基本标志。自晋级托管形成为中国托管业的品牌以后,全国各地也陆续出现了一些托管品牌。这些品牌在网上,大家可以容易查出。在此,我就不一一举例了。当然,有些品牌的牌子不太响、质量不太硬,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是个年轻的行业,年轻品牌也有一个打造的过程。品牌的出现,对学生、对家长、对此行的从业者,绝对都是好事。同时证明一点:这个行业在繁荣中。

第三、例会化的形成,体现了托管业的繁荣。

中国托管教育联盟成立大会之初,为什么还要同时冠之以全国首届托管教育高峰论坛”的会标呢?道理很简单:说明这是例会;说明这会要长期开下去。果然到2016年6月18日,“中国托管教育高峰论坛”己开到了12届。有例会,说明有参会者;有参会者,说明有求知人;有求知人,则说明这个行业诸事纷繁,人杂活多矣!

这话有点演绎的味道。那我用概率论来算一回帐,便可看出其繁荣景观。目前中国的托管机构,托管班与小饭桌之比,大约是2∶1。而规模大(单校托管过百人或联校经营者)、效益好的托管班,为1/30。这些校中能参加联盟会议者,又是1/10左右者。现在,12届联盟会议的参会人数,仅有2000人左右(班平160人多人)。这样反推的结果,全国的托管班加上小饭桌,总数当在70万个左右。